TOP榜 写作榜 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 新书入库 全部小说

绝世唐门 >> 即鹿 >> 第297章 唐艾出奇谋 李亮三斫营(下)

第297章 唐艾出奇谋 李亮三斫营(下)

岷山山脉中有一座山在后世十分出名,便是那支英雄部队长征之时,曾经翻越过的大雪山。不过这座大雪山位处於岷山山脉的南端,在成都的西侧,倒不在莘迩此次行军路线上。

大雪山海拔甚高,山上的气温很低,成年积雪,便是盛夏六月,亦冰天雪地,岷山山脉北段的群山不及大雪山那么高,但时下方是暮春,山中的气温也是很低,却是莘迩早有准备,从他南下的兵卒们皆带了棉衣,就都穿上,好歹能御些寒气,亦好在陇地本就气候偏低,冬季的时候,滴水成冰,士卒们也都相对耐寒,故而山中的低温却是没有给行军造成很大的麻烦。

山势较高的地方,覆盖积雪,沿着山道蜿蜒攀行,越过山巅,待下至山的半腰,积雪消融,汇成股股的清溪,流经处灌木丛生,入目遍是青葱的野草,披在山壁之上。

行到腿酸时,莘迩驻足远望,只见前方蓝天白云,山势绵延不绝,近处是青绿色,稍远的背阴处是黑褐色,再远处,又是积雪的皑皑高峰,只感觉这座山脉似是无边无际。

第三天的时候,遇到了处湖泊。

这片湖泊的北边是个敞口的戈壁滩,余下三面俱是灰黄色的山体,湖泊占地不小,水色浓郁,就像是一块绿宝石,微风吹过,湖面上波光粼粼。成群的野山羊、鹿之类的动物,不少在湖边饮水,忽见数千人风尘仆仆的掣旗持矛,排着队形,自北而至,纷纷四散逃走。

郭道庆裹着件厚棉衣,凑到莘迩身边,指着这片湖水,说道:“明公,此湖不知名字,然风景秀美,当年我游山到此的时候,在这湖边野宿过两日。当时,湖边有数帐的胡人於此放牧,我买了他们几头小羊,烤着吃,鲜嫩可口。”顿了下,回味似的又说道,“其中一帐胡牧,家中有个女儿,年方十五,美貌可人,亦是十分鲜嫩,我本想把她也买下的,奈何她的父母不愿。”语气中充满了惋惜,他环顾远近,眼前却只有湖水、逃散的野山羊和鹿等,不见有一个帐篷,推测说道,“马上就入夏了,原先居此的胡牧们应是都出了山,赶羊去夏牧场了。”

他的判断是对的。

再前行了数里,於湖边的草地上发现了干燥的羊屎蛋,并及帐篷留下的痕迹,这些都说明应是在不久之前,这湖边还住着几帐的胡人。

也许是出於同样的原因,原本避冬进山谷的胡牧们,可能都已经出山去了,却是直到翻越重重的山岭,入到了阴平郡的境内,莘迩等都没有遇到什么人。之前对吐谷浑鲜卑的担忧,如今看来,是有些多虑了。不过兵者,国之大事,多虑一点总比少虑一点强。

从进山到出山,整整用了十天的时间,路上行程究竟走了多远?莘迩也算不清楚。唯那从他到此的五千兵卒,要说起来都是定西的一等精锐,可现如下个个都是累的疲惫不堪。

尽管疲累,然而回顾身后,望那历经辛苦翻越过的层峦叠嶂,却满怀都是充实的喜悦,“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这一句诗,油然浮上了莘迩的心头。

兵士们分按各营、各队的编制,暂坐地休息。

莘迩登到高处,俯瞰下边整齐坐列,足足占了数里地面的将士们。

将士们的脸蛋被山中的低温冻得通红,有些还起了冻疮,一些兵士们的脚掌被磨出了泡。按照莘迩之前的命令,军医们分散开来,或给冻疮的兵卒敷药,或给脚上起泡的兵卒将血泡挑烂。饶是以魏述、魏咸这样平时肉食不缺、身体强健的军将,这会儿也都是一副疲劳的样子。

估算路程,从此地折往东去,大约二三百里即是阴平县城了。

剩下的路虽然仍有山路,但比与之前的道路,却是容易走了许多,估算时间,最多再急行三四天就可抵至阴平县城,而一到阴平县城,很可能很快就会进入战斗状态。

莘迩心道:“翻山越岭十日,将士个个疲倦,此之所谓‘疲兵’是也。我须得鼓舞一下士气,以助数日后的战斗。”

他刚才“更喜岷山千里雪”之句,本就是含有振奋军心的作用,用於现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於是,莘迩就挂起红色的披风,取了自家的骑槊在手,横於身前,作出龙行虎步的姿态,矗立於苍穹之下,山石之上,背倚望之无垠的峻峭重山,迎对休憩於飒飒军旗下的将士们,豪迈地与左右诸人大声说道:“我部只用了十天,就越过了岷山此险!放眼海内,精卒如我军者,屈指可数矣!我有感而发,得诗一句。”

唐艾是莘迩的谋主,当然从在军中。

他是文士,莘迩知他的身体素质不太行,故是这一路上,与上次入蜀一般,仍是由兵士们替换着,以肩舆抬他行进。他此刻却是精神焕发,毫无疲倦之感。

听了莘迩的话,唐艾问道:“明公得了何诗?”

莘迩铿锵有力地吟道:“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时下之诗,以五言为主,但七言也是已经有了,且较为成熟了的。

因此,他这一句七言诗,没有引起唐艾等人在格律等方面的诧异。

唐艾低声吟诵了两边,赞道:“诚然好诗!”

乞大力也从在军中,他装模作样的似是品味了会儿,巴结地说道:“小人刚开始学读《诗》,却明公此诗,朗朗上口,比那《诗》中的什么大雅、小雅、国风还要好呢!”

郭道庆拍手喝彩,罢了,说道:“明公,既云‘更喜’,应是尚有前句。单只此两句已是绝妙,若能得闻全篇,必是更加出彩。敢请明公示以全篇与下吏等拜聆。”

前句的确是有的,只是没法拿出来,但也难不倒莘迩,他将此诗的头句略作改变,昂首挺槊,念道:“王师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郭道庆拊掌连赞,说道:“‘万水千山只等闲’,好啊,好一个只等闲!”联想到了莘迩的大作《矛盾论》,不自觉地把莘迩与麴爽对比,心中想道,“征虏文才武略,非常人可比也!”

唐艾明白莘迩做此诗的用意,说道:“明公此诗豪气干云,宜使三军将士知。”便就当即代替莘迩传下命令,叫魏述、魏咸、乞大力等亲兵将校派人,把此诗说与各营的兵士们听闻。

将士们各闻知了此诗,再望山石高处,仪态豪雄的莘迩,亦不禁生起了与莘迩翻越群山之后所产生的充实喜悦之相同感受,疲倦之感顿时消除了许多,士气大为提升。

休息了一个时辰,天色尚早,三军启程,继续开拔,赶往阴平县城。

……

武都郡,仇池山上。

经过冉氏多年的经营,仇池山顶的那百倾之地,不但被开辟出了大片大片的良田,时值三月,田中的麦苗青葱可爱,而且围绕着山顶的那一泓泉水,修建了数十间的大屋。

山顶自有居民,但都在田边聚集成落。

那数十间大屋平时是空置的,现下住进了张道崇、李亮带来的兵卒。

张道崇挑了最大的一间作为听事堂。

这日,就在莘迩领兵出了岷山,疾往阴平县的时候,张道崇、李亮等在听事堂中聚集议事。

尽管被北宫越、王舒望称赞“虽文士而胆壮”,但张道崇身为张家的子弟,乃是张浑的长子,出身高华,此前一直都在定西的朝中、地方担任清贵的显职,却是从来没有经历过战事的,特别目下,他与李亮及不到千人的孤军被困於仇池山上,他的压力还是相当大的,因他外表虽是镇定,内心中实焦急担忧,焦虑导致上火,弄得他嘴唇起泡,左眉上也出了个大火尖。

张道崇把刚得到的一道最新敌情转述与李亮等军将,一边看着情报,一边说道:“冉僧奴召聚武都郡的氐、羌酋率,从他们的各个胡部中,总计选出了善於攀援的戎人数千。现在,这些戎人已经聚集在了仇池山底。”说完了斥候传递来的内容,他把情报放下,抬起头来,顾视屋中的众人,分析说道,“观冉僧奴的这个举动,他应是三两天内就会强攻仇池山了。”

一人说道:“仇池山险峻,只要我等守住山道,倒也不怕他来强攻。”

说话之人是张道崇的主簿。

张道崇摇了摇头,说道:“不然。要换是别个的山,你这话不算错。可想这仇池山系冉氏的祖地了,山下有哪条道路可通山顶?何处的山崖易於攀援?险要的地方共有几处?冉僧奴没准儿比咱们还知道!又且这山顶住了数百家的羌人,此类羌人俱是冉氏的旧奴,他们会不会通敌?这也是未可知的事情。是以,虽我有山道可守,然如冉僧奴大举进攻的话,我部能否把山守住,以我看,还是在两可之间啊!而如果守不住,咱们后退无路,吾等无噍类矣!”

瞧见李亮若有所思,张道崇问他,说道,“伯明,卿可有对策?”

李亮是个爱修饰的人,往常总把自己浑身上下收拾地干干净净,但自到了山上以后,他也是为眼前的处境感到担忧,没了心思打点自己,胡子好久没有修剪,颔下乱蓬蓬的,仿似杂草。

他摸着胡子,说道:“亮有一计,或可保我仇池山暂时无恙。”

张道崇问道:“何计也?”

李亮说道:“府君既然顾虑山上的戎人也许会做冉僧奴的内应,何不先拷掠其首,问清了这山下往山顶到底有无隐秘的小道,然后将他们尽数杀了。如此,既清楚了山内的形势,府君便可择兵,分别把守;亦断了隐患,不需再忧内乱了。”

张道崇吃惊地看着李亮,心道:“我此前与他并不相识,但与他认识以后,觉得此人宽和,是个可交之士,却不意竟这般狠辣?”

到底张道崇是个文儒,受自小接受的教育影响,於杀伐这一块上,他以“仁”为重。

张道崇说道:“山上的戎人数百家,数千人也,老弱妇孺皆有,岂能因我等的一个猜测,就把他们全杀了?此事一旦做下,将来传出去,必会引得武都,乃至阴平郡的戎人愤慨不满,将会不利於我朝来日於此两郡的治理!伯明,卿之此策也不可用也!”

张道崇的这话也对,他放眼的是将来,没有局限於当下。

李亮见己策不得用,亦不生气,说道:“府君高瞻远瞩,是亮想得差了。”

张道崇问道:“除此以外,卿还有别策么?”

李亮沉吟了会儿,说道:“亮还有一计,或许也能解我部现下之危。”

张道崇问道:“是何计也?”

李亮说道:“敢请府君给亮精卒百人,等天黑后,亮引之下山,斫冉僧奴营!”

张道崇无言半晌,心道:“你已经斫了两次秦营了,两次都失败而归!怎么,还要斫第三次么?胆气固然可嘉,此策恐怕不行。”委婉地说道,“卿已斫虏营两回,冉僧奴怕是会有所戒备。便是再往去斫,亦恐不得奏效也。”

李亮却有他提出第三次斫营的道理,说道:“府君,我前两回斫营都没能成功,料秦虏军中,说不得,冉僧奴等就会因此而掉以轻心了,这也就是说,他们不见得会有严密的戒备。此我三去斫营之第一利也。冉僧奴召聚了数千的武都戎人到其军中,这些戎人不比秦虏的兵士,他们缺少军纪,突闻我军斫营,不免夜惊,而他们的惊乱势必会引起秦虏别营的混乱。此我三去斫营之第二利也。府君,我觉得此策可以一试!”

张道崇忖思多时,说道:“卿此话言之有理。”改了主意,赞同了李亮三去斫营的建议。

说做就做,李亮已斫过两次秦营了,轻车熟路,不到半个时辰,就挑好了百名敢战士,做好了战斗的预备。等到入夜,他就辞别张道崇,披挂铠甲,率领这百人,悉持短刃,下山而去。

张道崇立在山道的尽头,目送李亮等人的身影没入夜中。

是晚,天空中云层密布,星月无光,夜色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

张道崇想道:“今夜却是成人之美,如此夜色,正是斫营的好时机!”不觉对李亮此回功成保了一线希望。

李亮不顾危险,出生入死地去干斫营这等大事,他自是无心睡眠,便寻了处高地,由侍卫们托着,攀将上去,极目望向山脚。秦营没在山脚,而是驻扎在山外的十余里处,他在山上当然是什么也看不见。张道崇也知他看不到什么,这个举止无非是下意识的反应罢了。

夜中,四处悄寂无声,只闻虫鸣。

张道崇在冰凉的山风中等了两三个时辰,时不时地侧耳细听,却无任何声音从山外传来。

也不知李亮是否已经摸到了秦营外?也不知他的这第三次斫营能否成功?前两次失败,亏得李亮颇有勇力,都被他逃了回来,这次要仍是失败,他又是否能顺利逃回?

从入夜等到天快亮,张道崇正在忐忑之际,听到了约百步开外的山道上戍卒的抽刀声音。

旋即,那队戍卒中军官的紧张声音传来,问道:“什么人!口令!”

一个熟悉的嗓音传到了张道崇的耳中:“是我!李亮。”

张道崇连忙从高处下去,迎将上前。

到了近处,看到李亮与从他下山的百名甲士个个灰头土脸,狼狈得紧。

张道崇问道:“怎么回事?”

李亮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隐。

张道崇说道:“是不是秦虏已有戒备,没能斫成?”打眼李亮身上,见他无有受伤,再去看他身后的兵士们,也都没有受伤的,放下了些心,安慰李亮,说道,“虽是这次又再失利,幸得卿与战士们无有损伤!且待明日,咱们再作计议。”

李亮说道:“却也不算没有失利。”

“哦?”

“下了山后,……他娘的!夜太黑了!末将等迷了路。”

牢记本书地址:即鹿最新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https://www.jueshitangmen.info/5889/

喜欢赵子曰的小说即鹿请大家收藏:(www.jueshitangmen.info)即鹿绝世唐门更新速度最快。伏天氏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绝世唐门沧元图

即鹿最新章节 - 即鹿全文阅读 - 即鹿txt下载 - 赵子曰的全部小说 - 即鹿 绝世唐门

猜你喜欢: 超级兵王大官人唐朝小官人猛卒抗日之铁血使命娇妻如云我当皇帝那些年战国之鹰第一重装大明文魁奸臣大宋的智慧权力巅峰北宋小厨师三国之无赖兵王平凡的明穿日子开艘航母去抗日明扬天下红楼之庶子风流银狐寒门状元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大将借天改明抗日之兵魂传说大清隐龙
完本推荐: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全文阅读我的美女总裁老婆全文阅读南城全文阅读庶女攻略全文阅读龙血武帝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全文阅读坤宁全文阅读九真九阳全文阅读吞噬星空全文阅读天宝伏妖录全文阅读我还没摁住她全文阅读魔鬼的体温全文阅读重生之将门毒后全文阅读你比北京美丽全文阅读折腰全文阅读全洪荒都听说东皇有喜了全文阅读锦衣之下全文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全文阅读盘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格兰自然科学院作精女配觉醒了[快穿]失忆之王我有一座无敌城抗日之敌后争锋团宠小可爱成了满级大佬穿书后我成了男主的恶毒未婚妻九幽天帝超可靠的洪荒小师叔农女福妃名动天下每晚都在大佬梦中穿越七零做知青重生初中:神医学霸小甜妻大佬退休之后穿越到种田文的那些年(快穿)退圈后我风靡全球凤栖青雀台我只想继承千亿家产他把世界玩坏了这次穿越我是拒绝的大唐不良人老公每天不一样圣武时代朝为田舍郎重生之瓶安是福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神级天赋系统龙虎香江慕林花都绝品医神

即鹿最新章节手机版 - 即鹿全文阅读手机版 - 即鹿txt下载手机版 - 赵子曰的全部小说 - 即鹿 绝世唐门移动版 - 绝世唐门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