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那混账的九劫剑主啊

所属目录:傲世九重天    发布时间:2014-02-26    作者:风凌天下


    剑锋的力量,依然在坚定的输出!充满了一往无回的霸气,似乎,若是无人阻止,它将会一往无前的直接将楚阳推上至尊!

    “够了!”剑灵终于喝止!就算是剑灵,就算无比的担忧楚阳的境界不稳,但面对剑锋的强横霸道,也只能先让它宣泄一下,而不敢硬性截止……剑锋的霸道,在九劫剑这九截之中,一向是无法无天随心所欲的角色!

    剑锋无动于衷,继续推进!终于,在剑灵几乎要暴跳起来的时候,剑锋意犹未尽的停止了行动,楚阳的境界,保留在剑宗二品,巅峰!

    面对这样的情况,剑灵也只有跌足长叹!

    除了事后补救,他根本无法阻止!剑锋本来就是利器,是闯将;若是阻了它的锐气,反而不好!

    楚阳终于从那种玄奥的剑意之中醒来;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这剑锋的四句剑诀,就是身剑合一的剑诀!

    这一点,他已经可以肯定。

    以气势带动剑势;以剑势催发剑式;以剑式反过来再激起自身气势;如此相互叠加,直到剑锋临体的那一刻!

    一剑出,就是狂暴,就是狂霸!就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这便是这一剑的含义!

    楚阳皱着眉,凝神思索;剑灵演示的剑法之中,不仅有狂、傲、血腥、杀戮,还有那无穷无尽的苍凉……那是千秋万古的无敌,才积攒下来的寂寞!

    这种境界,楚阳觉得自己短时间之内是达不到的了……缓缓平复了呼吸,睁开眼睛,便要将地面复原。但两只手搬起一块石头的时候,楚阳“咦”的一声,惊讶得几乎失手落下砸到自己的脚。

    这……什么时候自己的劲这么大了?搬起这千斤巨石,竟然丝毫也没有感觉到重量一般?

    无意中内视丹田,突然吓了一跳!

    若是自己进来之前自己的丹田容量只是一口井,那么现在无疑已经变成了一个大湖!烟波浩渺,无边无际!

    试着一提气,向着武师八品的屏障冲去,却是一路浩荡,全无阻碍。楚阳眼睛不自觉的瞪圆了,继续操控元气,冲击武师九品;又是没有丝毫阻碍的转了一圈。

    心一横,冲击武宗一品……终于——“我操!”当冲击武宗三品才被阻住的时候,楚阳终于跳了起来。

    他这一跳,却忘记了手中还抱着一块大石头。居然抱着一千斤的石头,跳起来了一丈多,才噗通落了下来……怔怔的如同做梦一般将几块石头搬回原处,最后一块,干脆就是一扭腰,在不知不觉之中,以极端风骚的姿势,用自己的屁股把那块千斤巨石“噗”的一声拱的凌空飞起,落进了那最后的空洞……天衣无缝!

    “日啊……我只是眨了眨眼,刷刷刷……武宗了?而且是武宗二品巅峰?”楚阳挠了挠头,又狠狠地在自己胳膊上掐了一把,一阵剧烈的疼痛让楚御座如梦初醒:是真的!

    劳资真的突破了!

    而且是飞也似地蹿升!

    楚阳浑身轻飘飘的走了出来,出来一看,不由吓了一跳。

    只见顾独行满脸沉重,仰脸看天,罗克敌和芮不通也是一副沉重到了极点的样子,似乎有什么事情,让这几个人纠结到脑袋疼……至于纪墨……纪墨四仰八叉,衣衫褴褛,鼻青脸肿,猪头一般的躺在地上,也是努力的睁着自己肿成了一条缝的眼睛,震惊的看着天空……楚阳愣了!

    这是咋了?随着他们的目光,忍不住也望天上看去,却看到青天白云,寒风呼啸……没什么异常啊。

    “你们咋了?”楚阳好奇的问道;能让这四个人同时露出这样的表情的,绝对是大事!这一点楚阳坚信,但……自己却又实在看不出大事在哪里,这就让人郁闷了……“出大事了!”顾独行依然在看着天空,似乎那永恒的天上,由着他想要追寻的一点;他看的是那么执着。

    “大事?”看着罗克敌等人不断点头,纪墨趴在地上也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楚阳一头雾水。

    “九劫剑主……已经找到第二截九劫剑了!”顾独行深沉的道:“换句话说,第二截九劫剑,归位了。”

    “九劫剑主……九劫剑?嘎?!”楚阳大吃一惊之下,几乎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瞠目结舌。刹那间只感觉一股鲜血涌上头顶……“不错!”四个人一齐点头,四双凝重的目光一起看向楚阳,在楚阳看来,似乎都带着深沉的思索——除了纪墨被顾独行打得实在睁不开只好眯着眼之外,其余三人每一个都是两眼大大的,如同牛眼。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楚阳结结巴巴的道。

    “你就这么笨!”顾独行瞪了他一眼,道:“九劫剑主每找到一截九劫剑,整个九重天大陆的天空都会风云变色的,这是天现异象……”

    “天现异象?”楚阳白眼一翻,几乎晕倒。妈的,刚才他险些就要脱口说出来:大家兄弟,你们可要替我保密哇……这事情不好玩啊……幸亏没有说出来!

    “这个你都不知道?”顾独行鄙视的看着他:“亏你还是九重天大陆的人!居然连九劫剑主都不知道?”

    “他很有名?”楚御座问这句话的时候,眼中都出现了笑意。那架势,很得瑟,就等着马屁狂拍了。

    “岂止是很有名!”果然,四个人一起叫了起来,每个人都用一种‘你无可救药了’的眼神看着楚阳:“九劫剑主啊!九劫剑主哇……那……那是整个九重天大陆的偶像啊!嗷我的天啊,你竟然不知道?”

    “偶像?”楚御座不着痕迹的腆了腆肚子,舌头在上嘴唇一划而过,惊讶地道:“这么厉害?也是你们的偶像吗?”

    “当然啊!”四个人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

    四个人不出意外的回答让楚御座如饮醇酒,晕淘淘的道:“这人很厉害?”

    “何止是厉害哇!”纪墨愁眉苦脸的道:“就是因为这个杀千刀的王八蛋,本少爷才从中三天被赶了出来历练,这个混账!我要是见到他,非得打他一顿不可!就怕打不过……”

    “额……”楚阳眉头一阵抽搐。

    “就是!这个九劫剑主,就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只要他出现了,那这个天下指定就不会太平!”罗克敌愤愤的道:“这个王八蛋就是一根搅屎棍!”

    楚御座的脸黑了。

    “不过九劫剑……可是我等学剑之人梦寐以求的神物……”顾独行说话比较中肯;可是还未等楚阳心情稍稍变好就加上了一句:“只可惜,不知道落在了一个什么样的走了狗屎运的家伙手里,简直是暴殄天物啊,要是落在我的手里……”

    芮不通连连点头:“就是就是,就是这样走了狗屎运的二逼最气人了,丫走运了就走运了吧,还非得出来得瑟,出来得瑟就得瑟吧,还非得整个整个天下都跟着乱套,奶奶滴,这天下谁容易啊,大家都辛辛苦苦的奋斗,就这货,拿着一把剑就他娘的人五人六的了……”

    楚阎王的肩膀垮了下去,无精打采的道:“我真想砍人……”

    “我们也想!”四个人异口同声的道:“尤其对砍那位九劫剑主最有兴趣。”

    楚御座翻了翻白眼,突然发现新大陆一般的道:“哇呀!纪墨!哦~~~我可怜的三弟,你这是咋了?看你这样子,活像是被一群熊强暴了……”

    额,转移话题大法。

    “呜……我没被熊强暴,可也差不多了……”纪墨哭兮兮的抬起头:“老大,这都怪你……”突然瞪大了眼睛,张着嘴,翻着白眼,如同春天的猫一样,一脸高潮后的疲软,声嘶力竭叫了起来:“嗷~~呜,哇……日,嗷嗷……这这这,见鬼了见鬼了……”

    这一嗓子喊的,瘆人之极。甚至纪墨那肿成一条线的眼睛也奇迹般的瞪圆了……“咋了?”楚阳吓一跳。

    就在这时,另外三人也同时发现了楚阳的异常。

    “嗷……嗷……”顾独行连退三步,不可置信!

    “嗷嗷……”罗克敌一屁股坐在地上,目瞪口呆!

    “嗷嗷……”芮不通身子摇晃了几下,瞠目结舌!

    “咋了?”楚阳皱起眉头,就想要借题发挥。刚才被这几个货可是骂得够呛,却还只能干挨着……“你又突破了……”纪墨呻吟一声,在自己屁股上扭了一把,疼的嗷的一声跳了起来,从躺卧变成直立,嘶嘶的吸着冷气,一个劲的嘬牙花:“太没天理了!太没天理了……”

    楚阳终于明白,得意洋洋的仰了仰头,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的道:“哎,一不小心,就突破了几级……也没啥,就是从武师七品提升到武宗二品了,不值一提啊,不值一提。”

    他眯着眼笑道:“面对你们几个中三天各大超级世家的天才们,这样的速度更是……羞于出口哇……”

    “没天理了……”纪墨和罗克敌悲愤地叫着:“突破这么快,就已经很没有天理了,突破之后居然还要故意用这个来刺激我们,那就更没有天理了……”

    楚阳哈哈大笑。

    在知道纪墨的伤居然是因为‘自己与顾独行打斗而领悟了武之道’所以才自己找虐一般找上顾独行切磋所致之后,楚阳更欢乐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