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唐门绝学(上)

所属目录:绝世唐门漫画    发布时间:2013-04-10    作者:唐家三少

盾牌化为液态?这一切的变化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却在瞬间扭转了胜负之势。

    哪怕是最熟悉徐三石的贝贝都不知道,自己这位好友还有一个这样的能力。更没有人知道,这个魂技在未来成为了徐三石最为标志性的,近乎于无可抵御的恐怖能力。它的名字叫做——玄武降临。

    这是玄武盾自身附带的强大能力,但是,徐三石因为无法完全操控这面盾牌,所以,他只能在近距离出售,而且覆盖的范围还很小,并且只有一次机会。一旦被对手闪过,那么,他就再也没有获胜的可能了。

    所以,他一直在等,当对手的闪剑刺入他故意露出的右胸时,他知道,机会来了。

    得手后瞬间的放松,陈安慢了一拍,就是这一拍,给了徐三石全力一击的机会。

    闪剑的闪电并没有对徐三石造成什么伤害,只有那贯穿的剑刃在他身上留下了剧烈的痛苦。

    水是导电的,更何况徐三石乃是玄武盾魂师,在武魂上,他已经可以完全压制对手,因此,在闪剑之后总蕴含的闪电爆发的一瞬间,就被他那水属性魂力从体垩内导出了,想要伤害一名防御系战魂师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被柔和的水波笼罩,陈安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冲出去。闪剑想要收回却已经做不到了,徐三石肌肉夹紧,同时双手握住了剑刃,居然如同铜浇铁铸一般。

    不得已之下,并不擅长力量的陈安只能放开闪剑,他以速度制胜,绝不能被对手抓住。

    雷剑之上,一道道雷光刚刚亮起,剧烈的轰鸣却就在剑体上暴起了。

    还是那句话,不纯净的水是导电的,玄武盾所化的光芒之中,蕴含的又怎么不会是水元素呢?

    粘稠的液体,竟然令陈安这堂堂五级魂导师、魂王硬是冲不出去。

    鲜血,顺着徐三石的胸膛和双掌流淌,他硬生生地从胸口处抽垩出了闪剑,冷冷地注视着面前被玄武盾所化黑光困在其中的陈安。

    “再见。”

    眼底黑光一闪,徐三石背后的玄武虚影骤然化为另一面玄武盾,盾牌上的大蛇眼眸中红光迸射。就在那一瞬间,原本困住陈安的黑色就变成了红色。

    “住手。”天煞斗罗一横身,就想要终止徐三石的攻击。

    但是,玄武盾作为最顶级的武魂,本身的天赋技能攻击方式实在是太诡异了。天煞斗罗一边布置下一层光幕挡在两人之间,同时伸出一只手想要将陈安从那团黑芒中拉出来。可他的手才刚刚探入那已经变成红色的液体中,就像是触电一般迅速收回。

    那种恐怖的感觉,令天煞斗罗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那是一种发自于灵魂的战栗,来自于玄武的洪荒气息。然后,他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红色之中的陈安消失了,或者说是,溶化了。

    这一击,已经不冇是徐三石的力量,而是他作为媒介,将那冥冥之中主宰着水与土的玄武之力引导而至。想要避免这一击的爆发只有三个办法,一个是不要被玄武盾所化的那一团黑光命中。那团黑光的攻击范围只有三米,而且它的施展次数就像王冬和霍雨浩的武魂融合技似的,三天内只能使用一次,而且还是要玄武觉垩醒的情况下。

    第二种解决的方式就是趁着玄武降临全面爆发之前击溃徐三石,唯有如此才能终止他召唤玄武降临的仪式。

    至于最后一种,那就必须是要在武魂上压制玄武再有可能了。而这一点又是何其之难?

    这是徐三石第一次使用这个天赋技能或者说是血脉技能,陈安也成为玄武降临的第一个祭品。

    “啊——”台下,一声声悲呼响起,日月战队的人要疯狂了,以带队老师为首,就要冲上比赛台。

    第三个,这已经是第三个战死的队员了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带队老师的心已经完全慌了,死去三名优秀的天才,回去之后他根本无法向学院交代啊!

    徐三石却看不到这些了,在陈安被那团红光同化的同时,他自己也是如同推金山、倒玉柱般跌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这一次,他所要承受的甚至远比上一次更加沉重。这回可没有半点装的成分了。

    以一名魂宗的实力,居然连胜两名魂王级的五级魂导师,他为了史莱克的荣耀,已经能够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别忘了,他是一位防御系的魂师啊!

    比赛台的防御屏障只是对内的,为了预防内部的战斗有力量外溢,是一个单向的防御屏障。因此,当日月战队众人试图冲上比赛台,冲向徐三石的时候,很顺利地就上了台。

    “站住。”天煞斗罗大喝一声。他虽然也很郁闷,但身为裁判,他必须要阻止日月战队这边的暴垩动。

    情绪jī动的日月战队众人已经忍不住了,立刻就有数十道魂导射线直奔倒地的徐三石射去。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悍然出现在了比赛台中垩央,所有的魂导射线瞬间溃散。

    空气中仿佛有一层无锡你给的黄垩色蔓延开来,包括天煞斗罗在内,比赛台上所有的人都像是凝固了一样,停止了全部动作。

    那站在台中的身影拿着手中的酒葫芦,淡定地灌了一口,目光平静地看向对面日月战队众人。

    “想造反啊?”

    简单的四个字,却如同四柄巨锤一般轰击在每一名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的队员和老师的心头,这一刻他们竟然没人能说得出话来。

    毫无疑问,这出现在台上威慑群伦的,正是饕餮斗罗玄老。

    玄老淡淡地道:“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斗魂大赛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万年以前,但哪怕是在武魂殿掌控大陆魂师的时候,大赛也从未被破坏过。人死了,你们想要算账,请找裁判。按照比赛规则,为了展现真正实力,参赛队员必须全力以赴。谁全力以赴还能收手?而控制比赛的是裁判。有人死掉,只能说裁判不尽职。和我们的队员有什么关系?要是谁打算破坏这万年的规矩,就冲着老夫来。”

    一边说着,他老人转过身就走到徐三石面前,一弯腰,将徐三石抱了起来。柔和的黄垩色光芒瞬间灌入了徐三石体垩内,梳理着他的身体,同时封闭了他伤口处的血脉。

    天煞斗罗黄津绪这个郁闷啊!额头上似乎都隐隐有三道黑线下垂。

    这老家伙,怎么还不死?可是,他却硬是没敢反驳。

    走到比赛台边缘,玄老抱着徐三石又重新转过身来:“比赛还是要继续下去,除非你们想让几十万人看笑话。哦,对了,有一点我必须要说。别的人死了我不管,要是我的这些宝贝儿孩儿们身死,老夫也不能保证不会发疯。似乎,在这里还没有什么力量能够组织老夫发疯的。”

    威胁,这分明是赤过过的威胁啊!但却依旧没有人敢吭声。

    直到玄老抱着徐三石下了比赛台,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的师生们才恢复了行动的能力。

    学员们还想去抗争,但带队老师却一伸手,将他们拦了下来。

    “老师,就这么算了?我们”马如龙义愤填膺地道。

    “闭嘴。”带队老师怒道,“你知道那是谁吗?那是史莱克学院第一强者,在全大陆都能排名前五的存在。他的封号饕餮,九十八级超级斗罗,有着无限接近于极限斗罗的恐怖实力。如果他发疯,他甚至可以让这座城市化为废墟。就算是堂主在这里,也不会和他正面硬碰。天知道这个老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此言一出,日月战队的队员们都像是被迎头泼了一盆冰水似的,一个个都有种透心凉的感觉。身为魂导师,尽管他们始终认为魂导师在未来必将超越魂师,可是,九十八级这个数字已经完全超越了他们的认知。在日月帝国,根本没有九十五级以上的超级斗罗存在啊!更别说是九十八级了。

    “难道就这么算了?”伤势恢复几分的笑红尘不甘地问。

    带队老师铁青着脸,道:“饕餮虽强,但他也要脸,不触怒他他也不会以大欺小的。一切按照正常比赛规则来,他也不冇会干扰比赛。都下去,而且他说得对,我们的人死了,有很大一部分责任在裁判。这件事,学院早晚会讨回公道。”

    事实证明,一位超级斗罗的强大威慑力足以镇垩压全场,哪怕是星罗帝国的皇帝陛下和白虎公爵都没有出声,只是远远地看着。星罗皇帝许家伟脸上流露着几分若有所思的神色,而白虎公爵则是双眉微蹙,也在想着什么似的。

    天煞斗罗黄津绪性格孤傲、孤僻,换了别人,哪怕是当着数十万民众的面恐怕他也发作了。但是在饕餮斗罗玄老面前,他却不敢,是真的不敢。因为就在二十年前,他曾经与玄老交过手,而结果绝不会比不久前星罗帝国皇室的另一位护国斗罗强多少

    深吸口气,黄津绪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被玄老打脸,不丢人。哪怕玄老刚才的话分明将矛盾向他身上转移,他甚至也没有辩驳什么,只能忍了下来。

    “双方派上下一场参赛队员,史莱克学院,贝贝,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米迦。双方上场。”

    史莱克学院这边只是出场了一名魂宗,却连续力克两名五级魂导师,可以说是居功至伟。而且他的两名对手一名战死,一名重伤,在接下来的二二三战法比拼中显然是不能上场了。这也就意味着,还没进行到最后,史莱克学院已经先在二二三战法上获得了一场胜利。而二二三战法可是三局两胜的啊!

    尽管史莱克这边也损失了徐三石的战力,可是,他们的两大魂帝却都未出场,在个人淘汰赛上,优势已是十分明显。

    日月战队的带队老师双眼微眯,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但在这个时候他也知道自己绝不能慌乱,一个不好,很可能就会造成满盘皆输的局面。而且,虽然现在史莱克战队占据了一定的又是,但一时的又是绝不代表永远的优势,个人淘汰赛毕竟才刚刚开始。

    他将正在照顾笑红尘的梦红尘叫了过来。

【实体书手打章节】所以比起点更新的快,大家爽起来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