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 写作榜 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 新书入库 全部小说

绝世唐门 >>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 >> 第五十三章

付一卓给朱韵一个地址,是一家高档酒店。朱韵上网搜索交通路线,却意外查到那里明晚有一台拉丁舞演出。

真是走哪都不忘本行。

为了不给李峋掉分,朱韵提前四个小时就开始准备,洗澡换衣化妆,还配了一套首饰。一切准备妥当,朱韵出发,扔掉所有交通路线,直接打车过去。

酒店离学校很远,她到达的时候,付一卓已经等候多时。

酒店规格不低,付一卓一身正装站在门口,来往少妇们都不由自主盯着他紧翘的屁股看。

这里远离闹市区,地势开阔,远处有一座人造小湖,平静无波。此时夜色朦胧,华灯未上,天幕一片淡青,好像山水卷轴。

付一卓负手站在宽阔的台阶上。他跟李峋不同,永远挺胸抬头,下颌微扬,好像等着上台的演员一样。

说实话如果普通男人这样故作姿态,很容易被当做酒店门童,可换成付一卓这等身材气质,还真是蛮有看点。

付一卓见到朱韵,弓腰颔首,主动伸出胳膊让她挽。

朱韵心里哟了一声,说:“你比他绅士多了。”

付一卓保持着往日微笑。

“准。”

付一卓带她进入酒店礼堂,朱韵第一次看拉丁舞表演,并不是像一般演出那样搭台子,而是众多观众围成一圈,舞者在中心舞池里表演,更能让观众能全方位观看欣赏。

朱韵对舞蹈不熟,只能看个热闹。她留心了那些金发碧眼的老外们,发觉即便是外国那些男舞者,也没有付一卓这个高度的。

他应该去当个模特才对……

比起演出,朱韵更多关注身旁的人。付一卓全身心投入,看得万分陶醉,身体常常伴随音乐展开轻微摆动。朱韵心惊胆战,生怕他情绪来了直接站起来跟演员斗舞。

好在一场演出下来,付一卓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

“走吧弟妹。”付一卓笑着说,“咱们去喝一杯。”

他们来到一层酒吧,因为演出刚刚结束,不少人选择来这喝一杯放松片刻。酒吧装修典雅,放眼望去一片安宁的香槟色,到处是身着晚礼服的女士和西装笔挺的男人,年轻人并不多,大家轻声私语,讨论着刚刚的舞会。

朱韵心里庆幸,好在自己没有穿着T恤衫和牛仔裤来。

付一卓坐在吧台边,问:“想喝点什么?”

朱韵知道自己酒品不好,只要了杯果汁。

就在榨汁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付一卓旁边的空位被两个女人占住,朱韵看过去,一双姐妹花眼波流转,眉目传情。

“……”

她再次打量付一卓,他面对她坐着,单脚收在吧台椅上,另一条腿长得直接踩到地上,胸口的两颗纽扣解开,一条胳膊放松地搭在台上,造型要多骚有多骚。

朱韵小声道:“你们俩这点倒是挺像的。”

付一卓没听清:“嗯?”

朱韵:“我说你们兄弟俩在凹造型方面还是挺像的,他是从你这学偏了吧。”

“反了。”

付一卓玩着手里的高脚酒杯,笑着说:“不是他学我,是我学他。”

朱韵不太信,“真的假的。”

付一卓泯然一笑。

“弟妹,你要对峋有信心。”

我不想对他这方面有信心……

还有一点,朱韵也已经忍很久了,趁此机会开口问:“你为什么叫他‘峋’?这是你们俩之间特殊的称呼吗?”

付一卓:“你猜。”

朱韵:“……”

付一卓:“友情提示,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你已经提到答案了。”

那就是咖啡厅那次了。还没等朱韵展开回忆,付一卓道:“峋跟你讲我们的事了么?”

“你指哪方面?”

“弟妹,戒心不要这么重。”

朱韵低头喝果汁,付一卓说:“昨晚他帮我安排住处,跟我聊了很多关于你的事。”

朱韵:“他怎么说的?”

付一卓:“他说是你追的他,追得万分辛苦,他本来一点这方面的意思都没有,奈何你投怀送抱怎么赶都赶不走,他就勉为其难答应了。”

朱韵瞪眼,一口西瓜汁卡在嗓子眼,咽血一样吞下。

“什么!?”

隔壁姐妹花往这边瞄了一眼,付一卓笑呵呵,朱韵马上意识到不对。

骗人呢啊……

“虽然没我说得这么夸张,但是大体意思差不多。”付一卓摊开手,“所以我大概也能猜出来他是怎么跟你介绍我的。”

朱韵脸色不变,尽量装得高深莫测。

付一卓说:“就像讲故事,他只向你介绍大纲,却不说细节,因为他从不示弱,尤其在在意的人面前。”付一卓偷偷凑过来些,诱惑道,“你想知道我们具体是怎么认识的吗,小时候的峋很可爱哦。”

朱韵抬抬下巴。

“说吧。”

“你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啧啧啧。

原来如此。

朱韵拨了拨吸管,淡淡道:“那你别说了。”

付一卓:“……”

朱韵:“反正说出来也不一定是真是假。”

付一卓:“肯定是真的啊。”

朱韵:“谁作证?”

付一卓拉起朱韵的手,按在自己胸口,朱韵本以为他打算用他的良心起誓,没曾想他一张嘴变成了——

“弟妹,胸有多大,真诚就有多大。”

隔壁姐妹花默不作声离开。

李峋说的真没错,这真就是个傻逼。

朱韵收回手,“你先冷静一点。我相信你,不相信的话也不会来了。”

付一卓:“那你答应我的条件。”

朱韵:“咱们先讲别的,这个放最后说。”

事实证明,讨价还价还是女人更强,付一卓卖胸无果,只能乖乖听话。

“峋是怎么跟你说我们的相识过程的?”

“他说是阴差阳错。”

“果然啊。”付一卓笑了笑,“阴差阳错,亏他说得出口,处心积虑还差不多。”

“什么意思?”

付一卓解释道:“我当时念的是全市最好的初中,但我不喜欢上学,天天逃课,经常能在后门那看见他。因为头发颜色太扎眼,我很快就眼熟他了。后来一次我跟同学争作业谁负责写的时候,他从旁边过来,说他来写。”

付一卓在自己腰那比划了一下。

“那时候他也就这么高,很瘦,从来不笑。我那几个同学都没理他,只有我把作业给他了。后来熟了一点后我才知道,他念完小学之后,他家里就不打算让他再上学了,他疾病乱投医,找到我们学校门口蹲点。”

“他跟我借书看,我说我干脆给你买一套吧,他还不要。”付一卓笑道,“他从小就傲,还是那种你根本找不到理由的傲,因为这个他吃过太多亏了,可就是不长记性。”

“后来有一次很重要的考试,我出五百让他帮我考,他去了,然后我俩就一起被抓了。因为我们都忘了他那头金毛。那次是他第一次当我面骂,说傻逼是会传染的。”

被人骂傻逼,付一卓看起来格外自豪。

“那时我跟我爸关系很僵,我妈死得早,我爸把所有感情都投在我身上,一心想让我出人头地,可他让我做的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只想跳舞。峋在我家住了一小段时间,我让他睡客房,他不听,非跟我家打扫阿姨住在小储物房里。他跟我的关系一直说好不好说差不差,总是像公事公办一样保有距离,只有那么一次……”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付一卓的声音变得十分低沉舒缓,神色平淡。

朱韵心想如果他一直是这个样子的话,别说那对姐妹花,可能整个酒吧的女人都会为他沉迷。

“我十七岁那年身高已经长到189,一直跟我搭配的舞伴离开了,连教我的老师都劝我别跳了,或者只当成业余爱好就好。我爸当时就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那段时间我真觉得我的世界已经完了,每天抽烟喝酒,怎么堕落怎么来。峋假期的时候回家,我正喝多在床上犯恶心,他对我说了一句话……”

朱韵不知不觉集中全部注意力……

付一卓幽幽道:“他对我说,傻逼。”

朱韵险些没吼出来,这是需要铺垫这么长展开的话题吗?!

付一卓还没说完。“他说傻逼,胜负的路很长,我们都只是刚刚起步而已。”

他冲她笑。

“他骂过我太多次傻逼,但只有那次我觉得他是真心的。我对那天的印象太深了,那是我第一次这样想——如果我们是真兄弟就好了。”

付一卓正经了这么一会,很快又恢复奇葩思路,指着自己脑袋说:“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只叫他名,臆想我们是同姓的,怎么样?”

朱韵点头:“合理。”

付一卓笑着从怀里抽出一个信封放到吧台上。

“帮个忙,把这个留下吧。”

朱韵伸手摸了摸,从信封厚度和手感判断,里面是张银/行卡。

这两兄弟还真!挺!像!的!

“跟我爸没关,这是我自己的钱。”付一卓说,“我知道他本事大,有的是办法赚钱,但他花钱的地方也多。”

朱韵没说话。

“他是要做大事的人,不要让他在小钱上为难。我知道他肯定不会接受我爸的条件,但他真的缺启动资金,他那脾气又不会主动跟人开口……”

付一卓端着酒杯,想到什么,乐道:“反正将来我能靠跳舞养活自己的几率基本是零,你们就当是我提前投资入股吧,我不会干涉你们任何事,不放心的话我们可以先过个合同。”

朱韵一口将西瓜汁喝光,收起信封。

付一卓看着她,说:“弟妹。”

“嗯。”

“你要稳一点。”

朱韵看他:“什么意思?”

付一卓说:“峋这人能力很强,但也有弱点。可能跟自身经历有关,他很多时候处事风格会比较极端,就像走钢丝一样。”

朱韵低头,“我知道。”

“所以你要把他看牢了。他以前很不喜欢接受别人帮助,但他现在有你了,大学是他人生真正意义上的开始,他把这当成全新的起点。”

朱韵脑海中浮现出开学第一天,他上台自我介绍的样子。

那时他很困,笑得很欠打,对着全班人说——

“我叫李峋,是今年的高考状元。”

朱韵抿唇一笑。

余光察觉付一卓一直盯着自己,朱韵疑惑道:“怎么了?”

付一卓:“你知道他是怎么跟我形容你们第一次打交道吗?”

朱韵摇头,付一卓说:“他说你们第一次正式交谈是在学校操场上,你去找他,想让他去上自习。按照峋的形容,你当时的眼神里有两分惧怕两分犹豫,还有九十五分的鄙夷。”

朱韵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提醒他一下,“这加起来才九十九。”

付一卓笑着说:“还有一分期待。”

朱韵莫名脸红,咬着吸管嗫嚅道:“黑灯瞎火,他倒是看见一堆东西……”

付一卓:“男人久不见面,总要吹牛逼的。”

他们又聊了一会,时间差不多了。离开酒店,两人要走的方向不同,在门口分别。

付一卓对朱韵说:“告诉他,密码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那一天,要是忘了钱就别用了。”

朱韵:“……”

付一卓转身离开,朱韵看着他的背影道:“谢谢你!”

他打了个清脆的指响,走进夜色。

*

回到学校时间已经很晚,朱韵换了身衣服来到基地,李峋果不其然还在。

朱韵总觉得,她与李峋的相处,就像是在玩拼图游戏。她从各个角落找到碎片,一点点拼出他的完整形象。

她来到他身后,悄悄抱住他。李峋注意力还在电脑上,懒洋洋道:“干什么?”

朱韵贴着他的脸颊,觉得味道大好,忍不住又闻了几下。

李峋:“你是狗吗?”

朱韵小声说:“明天我把宿舍里的东西都搬到你那去,行不行?”

李峋一顿,侧过头看她,嗤笑道:“你怎么突然开窍了?”

她手臂用力,把他抱得更紧,在他耳边狠狠地说:“……当然是为了把你看牢了。”

牢记本书地址: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最新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https://www.jueshitangmen.info/1810/

喜欢Twentine的小说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请大家收藏:(www.jueshitangmen.info)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绝世唐门更新速度最快。伏天氏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绝世唐门沧元图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最新章节 -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全文阅读 -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txt下载 - Twentine的全部小说 -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 绝世唐门

猜你喜欢: 心坟Hello,校草大人!若春和景明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你好消防员我男主超甜我的青春你的城我想我已慢慢喜欢你不乖我就吃掉你!花瓶记腹黑你不喜欢我这样的?神明今夜想你咱俩没完青春制暖重回初三彩虹在转角你是我学生又怎样周小云的幸福生活忍冬有个女孩叫夏桐
完本推荐: 愉此一生全文阅读修罗战神全文阅读他的小仙女全文阅读我的蓝桥全文阅读兽丛之刀全文阅读茅山后裔全文阅读暗黑系暖婚全文阅读小祖宗全文阅读宠妾为后全文阅读迪奥先生全文阅读快穿之教你做人全文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全文阅读半吟全文阅读神澜奇域无双珠全文阅读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曦景全文阅读回到明朝当王爷全文阅读大佬都爱我 [快穿]全文阅读绝品强少全文阅读护花高手在都市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家有悍妻怎么破重生民国:战少,我有喜了重生八零锦绣军婚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司礼监龙血战神农家福女,有点甜前方高能超脑太监我和二哈共系统元尊凌天战尊丹师剑宗我在明朝当国公太古剑尊都市超级医圣天道宠儿开黑店永恒圣王我真不是学神三国之最风流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诸界末日在线轮回乐园从1983开始武炼巅峰一不小心就无敌啦赝太子回到地球当神棍豪婿最佳赘婿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最新章节手机版 -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全文阅读手机版 -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txt下载手机版 - Twentine的全部小说 -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 绝世唐门移动版 - 绝世唐门手机站